njz999 0 Takipçi | 5 Takip
Kategorilerim
Diğer İçeriklerim (2)
Tüm içeriklerim
Takipçilerim (0)

这是一个基调,无所谓高低

2014-04-25 16:59:00

  看着灰蒙蒙的天,还有在这儿不多见的麻雀。突然想起遥远的模糊的那个火烧云的夏天,是下午五六点钟。我放学回来,奶奶在背柴火,我背着甩来甩去的书包跑过去和她一块拾掇。看看绚丽的天,又拿起一杆硬柴,去追打蝴蝶。这也许是我记起最温馨最唯美最能给我童年幻想的一幕 ,但童年的娱乐总是带着摧残 ,一棍子下去,往往就折了一朵花,超度一只蝴蝶或蜜蜂。于是就很无耻的带着满脸幸福为那些亡灵哀悼。 已经度过二十来个365,有三四个中的记忆只属于父母,不属于我们。接下来的两三个我们只存储了很少的几个片段。比如五六岁之前我只记得挨揍的情景。再后来的记忆属于我们和父母共同经营,他们用朴素的言行指导我们成长,用他们不大会表达的爱深深呵护着我们。而现在,父母在我们生活中占的比例越来越少,大多数的记忆就给了自己和同学。和家人共同经营的那几个365 不仅是我心中的净土,也是父母家人孤单时聊以自慰唯一的代替品。正在茁壮成长的我们,何时才能给可爱的父母提供荫护! 早些时候看到张大白的签名:『世界如此精彩,我们何必矫情』第一次看到这句话,有一种找到知己的感觉,对这句话的理解方面或许不同,相同的是它触碰了内心,在某一个方面引起了共鸣。许多事情发生了,我们却并不知道为什么。当时或许想了没想通,或许压根就没想或者不愿意去想,于是许多事情被我们放在心中的角落里。于是日子照过,又有许多理解的不理解的事情发生了,我们仍然这样处理着,露出的空缺立刻被新的事物补上。好多不理解的事情被忘掉了或者还记得但没有了弄明白的意义,所以就一直在脑海中存着从未打算翻出来。前几天和大婶(一同学外号)聊天,大婶说好浪漫啊,我愣住了,那一刻思绪乱飞,好多片段被打包整理,恍然我明白了一个为什么。尽管现在明白了毫无意义而且现在我也并不想明白。但就是在阴差阳错间我明白了,好戏剧,好滑稽。就好像老天想送给你一件礼物,却总是不合适宜,在你二十岁的时候送给你一只布娃娃一样。好吧,我明白了,但是又能说给谁听呢?只是贴上『已搞懂』的贴签再放回去,和原来没什么两样。我还是向大婶道谢,大婶不明白,追问为什么,但是知道了又能怎样呢?或许好多年以后,机遇巧合,也会像我一样突然明白一个已经毫无意义的为什么! 世界如此精彩,我们又何必矫情在自己的一二三四中呢,又能矫情给谁看呢? 谢大脚说看到书上有句话挺好:具有相同气质的人容易吸引同类。并且觉得我们是一类人,都是内心远远没有外表快乐。我张口结舌好长时间,最后无可反驳。于是我们乐呵呵的讨论那本书的作者肯定和我们不是同类。我们是人,作者很悲催的被我们安排到别的物种。    大脚说她骂人了而且骂的很爽,我说你的语言犀利中带着杀气,我们都笑了。前两天大脚给我留言:“你有一个敏感又坚强的内心,不管怎样都对未来充满憧憬,正义与善良一直都在。有时候看着你感觉就像另一个自己”。我笑着回复说这是借着赞扬我来达到赞扬自己的目的吗。确实,我们往往可以从对方一句话中准确的扑捉到此时的心情,一语见的的说出来。或许这就是蓝颜的最高境界吧。 说了这么多,我想表达什么呢?或许是想在亲情爱情友情中最大化的找到幸福,让我在晚上不得已将辣椒粉撒在米饭上拌着吃,现在惨惨用半温的水泡面仍然不抱怨。想想我家庭和睦,邻里和谐,有一大帮的兄弟姐妹,能接受高等教育,或许没有比这更好的了! 读这个的时候,脑中不断闪过的是席慕容的《生命的滋味》。一样旋律的咏叹调。 1 电话里,T告诉我,他为了一件忍无可忍的事,终于发脾气骂了人了。 我问他,发了脾气以后,会后悔吗? 他说:“我要学着不后悔。就好像在摔了一个茶杯之后又百般设法要再粘起来的那种后悔,我不要。” 我静静聆听着朋友低沉的声音,心里忽然有种怅惘的感觉。 我们在少年时原来都有着单纯与宽厚的灵魂啊!为什么?为什么一定要在成长的过程里让它逐渐变得复杂与锐利?在种种牵绊里不断伤害着自己和别人?还要学着不去后悔,这一切,都是为了什么呢? 那一整天,我耳边总会响起瓷杯在坚硬的地面上破裂的声音,那一片一片曾经怎样光润如玉的碎瓷在刹那间并飞得满地。 我也能学会不去后悔吗? 2 生命里充满了大大小小的争夺,包括快乐与自由在内,都免不了一番拼斗。 年轻的时候,总是紧紧跟随着周遭的人群,急着向前走,急着想知道一切,急着要得到我应该可以得到的东西。却要到今天才能明白,我以为我争夺到手的也就是我拱手让出的,我以为我从此得到的其实就是我从此失去的。 但是,如果想改正和挽回这一切,都需要有更多和更大的勇气才行。 人到中年,逐渐有了一种不同的价值观,原来认为很重... Devamı

难为李鸿章:骡马牵拉的“铁路”

2014-04-25 16:53:00

  1876年8月3日,在上海至吴淞的铁轨上,一名中国人躺在血泊里,死状惨烈。他是被老百姓称之为“火车”的庞然大物给碾死的。说起那个大家伙,铁路沿线的老百姓眼里都是惊恐。那个跑起来轰隆作响、头顶冒白汽的怪物被视为破坏地脉和风水的不祥之物。 从上海到吴淞的铁路,是吴淞道路公司修筑的。其实,所谓公司只是一个幌子,真正的主事者是盘踞在上海的老牌英资财团——怡和洋行。早年,怡和洋行凭借鸦片在中国大发横财。林则徐禁烟的时候,该洋行的创始人就亲自游说英国政府与中国开战。战争终于撬开了天朝的大门,怡和洋行以枪炮作后盾,将资本之手伸向中国的道路、船务、矿务、银行等领域,实行多元化经营。 英国人登上天朝的海岸,面对一个有着四万万人口的泱泱大国,不禁激动起来。他们迫不及待地向中国输送商品和资本,以谋求更多的利益。在天朝的土地上修筑铁路,无疑能加速扩张的步伐。怡和洋行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,它们声称吴淞至上海的河道淤塞,疏通困难,大吨位轮船无法停靠上海港,为了货物中转的便捷,向清廷请求修筑从吴淞到上海的铁路。 早在1865年,英国商人杜兰德就在京城宣武门外修筑了一条五百米的铁路,这条铁路沿护城河而筑,由小铁轨铺成,只有三节车厢,使用蒸汽机车,跑起来迅疾如风。杜兰德修筑这条铁路的目的只是供人观赏,广告一下而已。可是,京师步军统领看到火车后,大惊失色,勒令英商从速销毁。 洋人对修筑铁路越热心,清廷的戒备心理就越强烈。天朝的大门是洋人用枪炮撬开的,清帝国的统治者们虽不情愿,但不得不允许洋人在眼皮底下招摇过市,不得不租地给洋人,让他们建立国中之国(租界)。所谓来者不善,清廷知道洋人热衷于修铁路,无非是为了更快更多地攫取利益。 在杜兰德修筑“广告铁路”后的第二年(1867),清廷就要不要修铁路展开了激烈的讨论。福建巡抚李福泰指责铁路“惊民扰众,变乱风俗”,修铁路需要开山架桥,会惹怒山神和龙王,招致灾难。江西巡抚刘坤一自负地说,中国道路通达,驿站完备,根本用不着铁路。务实的洋务派大臣曾国藩也不赞成修铁路,他认为铁路是豪强掠夺贫民之利的工具。此时,朝野上下,主张修铁路者势单力薄,孤掌难鸣。 所以,当怡和洋行向清政府提出修铁路的请求时,清政府委婉地拒绝了。 怡和洋行没有真的在意清廷的态度,它们成立了吴淞道路公司,谎称修建吴淞到上海的马路,以此作为幌子,向清廷购买土地,然后大兴土木,在修好的路基上铺设钢轨。很快,工程竣工,开始试车,拖着白色尾巴、跑起路来轰隆作响的蒸汽火车在吴淞与上海之间急速穿行。铁路沿线的百姓们惊恐万分,担心这个大家伙污染庄稼、破坏风水,纷纷反对。上海道和南洋大臣出面与英国领事交涉。在清廷的压力下,怡和洋行表面上答应停车、停工,实则阳奉阴违,修完了预先规划的铁路,全长约14公里。火车也肆无忌惮地来来去去。 自从火车轧死人之后,抗议的声音达到了极点。铁路沿线的乡民们群情激奋,阻止火车继续行驶。清廷更是派出了李鸿章与英国驻华公使谈判,一番艰难交涉之后,怡和洋行同意清廷以28.5万两白银收购铁路(英方开价30万两白银),钱款在一年半内分三次付清,在未付清之前,铁路照常营运。 协议达成、钱款付清之后,李鸿章委派盛宣怀奔赴上海办理铁路交接之事。盛宣怀代表清廷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宣布立即拆毁铁路。身为洋务大员的盛宣怀当然知道铁路的重要,但是,在如火如荼的反对声浪中,他也无能为力,只好眼睁睁看着铁路被拆。拆下来的枕木被洋务派大臣刘铭传带到香港,铺了一条铁路,后来刘铭传调任,铁路又被拆掉,这批枕木再度流浪到旅顺口军港,修了一小段运送炮弹的铁路,这段铁路最终在日俄战争中被炸毁。 1880年,中俄因伊犁的主权问题关系紧张,战事一触即发,身为淮军高级将领的刘铭传应召进京,商议防务对策。李鸿章觉得这是建议修铁路的好契机,因为战事一起,运兵就会成为重要问题,而修铁路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对策。于是,李鸿章授意刘铭传,向清廷上《筹造铁路以图自强折》。在奏折中,刘铭传认为修筑铁路是救国强国的关键点,并提出具体的铁路规划线:以京城为起点,分别修筑到清江浦、汉口、盛京、甘肃四条铁路。李鸿章和刘铭传都清楚,此时的大清帝国国库空虚,财政捉襟见肘,一贯务实的他们建议先修清江浦至北京这一条。 李鸿章随即上奏折,呼应刘铭传。他深知朝廷最关心修路的费用和主权问题,所以,他在奏折中直言:修筑铁路的费用巨大,不得不借外债,但绝不允许外国人拥有路权,一切招工、采购原料、铁路经营等事宜,都由国人自主决定,借债者不得过问,债务只能由铁路运营的利润来偿还,不以海关税收为担保。李鸿章举荐刘铭传主持修筑铁路,... Devamı